6348

吴作人   浦江之雾

油彩 木板

30×20cm

签名:背签:吴作人 浦江之雾(上海)

800,000 ~ 1,500,000

920,000 RMB

2018-01-20 15:30:00

2017秋季拍卖会-2017当代艺术/油画雕塑秋季拍卖会(W17121)

  • 出版:《吴作人》,苏州大观艺术品有限公司,1999年,第38页。
  • 展览:《纪念吴作人诞辰90周年·吴作人艺术大展》,中国美术馆,北京,1999年。
  • 黄浦写生

    许之棣

    作人先生是我叔丈人,他送了我不少画,但我最珍爱的《黄浦写生》却不是真画,而是一张画的照片。

    1972 年作人先生来沪为同务院宾馆画《黄浦写生》,住锦江饭店,我儿子宝仁照料他起居,陪他作画,我夫妻俩也常去伴他。

    作人先生那次要画的是上海黄浦江,选择的景点是外滩一段弯道,背景是中国银行大厦。作画的地点是上海大厦屋顶平台。

    我过去从未现场看到作人先生作画。他作画非常严谨,可以很长时间的凝视,还拍了照, 参考了巨幅湘绣的外滩全景, 反复构思,花了几个星期,才画出半张方桌大小的油画稿。小叔告诉我这还是草稿,回北京去再画。

    我在外滩中国银行工作了四十多年,从中国银行大楼推窗俯览,也正是这一段浦江弯道,因而对这张“草稿”倍感亲切。今后上海发展后,再也不可能看到画中的浦江了。在同意小叔构思,欣赏小叔草稿时,不禁脱口而出:“我想要这幅草稿” 。三十年来只有小叔送画给我,从未有我向小叔索画。 小叔理解我的心情,欣然允诺, 当然草稿还得先带北京。

    几年过去了,我不知道这幅画是否已动手画,把这事也淡忘了。但小叔却不然。1987 年来信说:”15年前在上海所作黄浦写生,是为北京国务院宾馆作画稿,画已成,稿则留美院,不在手中,不克带沪留存,将来可摄影,如照得好,可以放大寄存。“又过了几年,李沫文先生来沪,带来小叔的礼品, 一张很大的《黄浦写生》的照片。小叔还寄来一封写得非常端正像横幅一样的长信,说明草稿已为国家博物馆收藏,无法寄赠了,特拍了照带来。

    这虽是一张照片,但注满小叔对晚辈的情谊,其价值不亚于博物馆收藏的原稿,我把他挂在客堂中,一看到他,就会想到小叔在上海大厦楼顶凝思时和蔼的笑容。

    1997年12月
  • 吴作人,1908年生于江苏省苏州市,并在那里度过了他的童少年时代。1926年入苏州工业专科学校建筑系,1927年至1930年初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及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从师著名画家徐悲鸿先生,并参加南国革新运动。1930年赴欧洲学习,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王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入学第二年即在全院暑期油画大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生荣誉。他勤奋学习,掌握了熟练的专业技能,创作了数量可观的油画作品,表现出非凡的艺术才能。白思天院长称赞他“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用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战期间随校西迁重庆。1938年率“战地写生团”赴前方作画。1943年至1944年,赴陕甘青地区写生,临摹敦煌壁画。1944年至1945年初赴康藏高原,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写各色风貌,作大量写生画,举行多次展览。1946年任国立北平艺专教授兼教务主任,并当选北平美术作家协会理事长。1947年,先后在英国、法国、瑞士举办画展。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兼教务长,1955年任副院长,1958年出任院长,1979年任名誉院长。曾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副主席。1979年当选中国文联副主席,1985年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曾连续当选第一至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法国政府文化部授予他“艺术与文学最高勋章”。1985年被法国政府和文化部授予文学艺术最高勋章。1988年又被比利时国王授予王冠级勋章。擅长油画、中国画。1997年4月9日逝世。
    吴作人早年攻素描、油画,功力深厚;间作国画富于生活情趣,不落传统窠臼。晚年后专攻国画,境界开阔,寓意深远,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融会着中西艺术的深厚造诣。他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在素描、油画、艺术教育方面都造诣甚深,他在中国画创造方面更是别创一格,自成一家。吴作人艺术创作熔古、今、中、西于一炉,中西绘画都有着深厚的功力。他的油画技法精湛,构图独特,手法简洁,表现力强,富有生活气息。作品既富有传统绘画特色,又有鲜明的中国艺术韵味和民族风格。他的中国画立意自然、含蓄,笔墨潇洒,善用比兴状物,风格凝练简洁、清明流畅,构图新颖,境界广阔,寓意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