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泓盛2018秋季】常玉《郁金香》

2018-12-06 16:32:33

 

 
 
 

泓盛2018秋季拍卖会

当代艺术/油画雕塑专场

预展时间:

2018年12月19-21日 10:00-18:00

2018年12月22日 10:00-14:30

拍卖时间:

2018年12月22日 15:30

拍卖地点:

上海市黄浦区延安东路34号6层泓盛空间

 
 

 

2050

常玉

郁金香

油彩 画布

签名:玉 SANYU

创作年代:1930年

来源:

① 亨利·皮尔·侯谢,巴黎。

② 尚·克劳德·希耶戴,巴黎。

③ 家画廊,台北。

④ 私人收藏,大陆。

出版:

①《家藏》,家画廊出版,1992年。

②《常玉SANYU》,淡水镇公所淡水艺文中心,1994年,第32页。

③《常玉画集》,台湾历史博物馆,1995年,第16页。

④《华裔美术选集(1):常玉》,艺术家出版社,陈炎锋着,1995年,第52页。

⑤《常玉油画全集》,国巨基金会,衣淑凡,大未来艺术出版社,2001年,第180页。

⑥《乡关何处——常玉的绘画艺术》,台湾历史博物馆,2002年,第104页。

⑦《常玉油画全集第二册》,立青文教基金会,2011年,第124页。

展览:

①《常玉》,淡水艺文中心,台北,1994年8月18至9月4日。

②《常玉》,家画廊,台北,1995年8月12日至9月3日。

③《双玉争辉》,国立历史博物馆,台北,1995年10月14日至11月26日。

 

Tulip

Oil on Canvas

 

65×46cm

 

估价待询

 

玉(摄于1930年代)     


亨利·皮尔·侯谢(摄于1925年左右)

 

1895年,常玉出生在四川一个大户家庭,从小家境优渥,10岁即拜师赵熙习字。从1921年赴法及此后在巴黎生活创作的45年里,他始终致力于在创作中结合东、西方美学精髓,达到了构图疏密绵连、线条洗练、色彩精粹、情愫意周的艺术境界。自1930年代起,常玉对绘画风格的掌握已达到了纯熟且充满个人特色的阶段,成为巴黎画派中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当时,他与日本的藤田嗣治同被誉为来自东方的杰出画家,作品亦多次在最具权威性的秋季沙龙、独立沙龙及杜勒丽沙龙中展出。

 

此件《郁金香》最早由法国著名文人及收藏家亨利·皮尔·侯谢(Henri Pierre Roche,1879-1959)收藏。侯谢于1929年结识常玉,1930年代初就已收藏了大量常玉的油画、素描及版画。侯谢对常玉影响深远,在他们相识相知的短短几年间,侯谢不但在经济上赞助常玉,还与他像挚友一样相处,更如同良师般激励他的创作,将他介绍给当时法国的艺术圈名流,使常玉得以全身心无忧无虑地创作,同时与其他一流的艺术家相互交流影响。侯谢对常玉的作品亦同样深表推崇,在他家中的墙上更经常将常玉与马蒂斯的作品同时挂上欣赏并时常在他的友人面前赞赏常玉的艺术才华。此后,《郁金香》又易主进入尚·克劳德·希耶戴(Jean Caude Riedel)的收藏,1940年出生的希耶戴在20多岁初入艺术圈,成为年轻画商时便识别出常玉过人的才华,为其艺术造诣深深折服。希耶戴在巴黎第一家画廊的首次展览便以常玉为主题画家,可见其对常玉发自内心的赏识。

 

《郁金香》的背面印有亨利·皮尔·侯谢先生的收藏印记

 

《郁金香》的背面就印有亨利·皮尔·侯谢先生的收藏印记,这是一个以侯谢先生姓名首字母大写叠加而成的印记:HRP。由此可见,此件作品是1929年至1931年间,常玉与侯谢先生合作期间,由侯谢先生购藏的油画中的一幅花卉精品。


常玉在巴黎邦那柏迪出版社举办的展览通知,1931年

 

 常玉在荷兰凡莱画廊举办的展览通知,1933年

 

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常玉受蒙帕纳斯(Montparnasse)巴黎画派的影响,强调作品的个性化创作,作品主张一种色彩和谐的平面化效果,同时注重画面的割性;这一时期的作品较常以粉色和白色入画,偶尔加入黑色。此件《郁金香》就是其“粉色时期”的重要作品,画面以厚重的粉色平涂为背景,在色彩上灵活运用互补色和对比色的相互关系,以粉色为底、白色为形、底部的深蓝色凸显瓶花的主题,赋予隐约与神秘的气质。静物深寓着常玉的内心世界,常玉的“花”是极富意像的心灵展示,我们在解读他的花的同时也在解读他生命的意境。常玉虽然采用了质感厚重的油画媒材,但在这幅温馨的作品所透出的神韵气质里,却没有一丝的沉重,相反却透出一股舒心雅致的空灵之感。

 

常玉是一个天生具备艺术家特质的画家,他对于静物和人体线条的掌握,素有“东方马蒂斯”的称谓。常玉的线条与中国书法线条的基础息息相关、血脉相连。在这幅《郁金香》中,我们不难从其对枝干和玻璃花瓶的描绘中找到精准、扎实、坚定的线条,画家用画笔的另一头挑出划痕,来表现花瓶的质感和枝叶的经络,技法极为娴熟且恰到好处,从“简约”的线条中可以看出他一气呵成的运笔方式,无论是线条的长短、连贯、转折都胸有成竹,浓淡、干湿、粗细都收放自如,线条吐露出他的诗意情怀,展现他的个性。虽然作品中的线条与色彩表现出构图、造型的单纯,但所表达的情调却不单调。在《郁金香》的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常玉在艺术上追求“简约”的理想或许正是他化解生存压力的奥秘所在,透过作品所表现出“诗意静穆”的情境,进而延伸到他的生活的各个方面,如他的孤傲、执著、简单。

 

作品签名

 

在画面造型结构方面,《郁金香》也颇富趣味,白色的郁金香瓶花被置于粉色背景中,瓶身中上部与花卉均融入到粉色世界里,而瓶身底部则探入到深蓝色的桌面中,使其同时处于粉色背景与下部深蓝桌面之间。通过这一特殊处理,其将西方绘画中独有的三维空间焦点透视概念引入东方的平面叙述空间,让两个不同视点的平面犹如棱镜折射一般同时置放于画面中。相比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形态毕现、热情狂野,常玉的花卉在静与动之间徘徊,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表达艺术家内心一种含蓄与奔放并存的情绪。

 

逼真性从没有占据常玉的思想,与徐悲鸿的写实主义不同,他虽然使用了西方的油画媒材,但他表达的却是中国传统的文化语境,抒发了东方美学精神。从另一角度来看,常玉的绘画中彰显的是减法哲学。综观其一生创作,他的画作中极少采用浓郁艳丽的颜色,常玉仅用有限的色彩及简练的线条,却可以照顾到各个环节,用古人形容吴道子绘画而言“笔才一二,像已应焉”。谢赫在其影响深远的《画品》中提到六法论,“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模移写。”现代艺术之父塞尚也曾经说过,“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去复制现实,它意味着各种关系的和谐。”《郁金香》看似笔迹寥寥,却凝练着常玉的缜密思绪、巧妙布局及精稳笔法,作品清新隽永,堪称经典。

 

LOT 2050  常玉《郁金香》

 

《郁金香》出版物:

 

作者:
来源:
点击: 73